当前城市: [切换城市]
当前位置:牙周与全身健康的关系

牙周与全身健康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5-03-17 00:00:00 来源:口腔120知识网

  近年的研究确认,致病菌是牙周病发生的必要条件(始动因子),但只有微生物尚不足以引起病损,易感的宿主也是基本要素。有些学者认为牙周炎发生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宿主。宿主对细菌的挑战具有明显的不同反应,此反应受全身因素的调控和环境因素的影响。一些个体对某些细菌及脂多糖(1ipoplysaccharide,简称LPS)的挑战产生异常高的炎症反应,释放大量的炎症介质。如PGE2、IL-1?、TNFα。一些全身因素,如内分泌失调、免疫缺陷、精神压力、遗传、营养不良等可影响宿主的防御体系,降低宿主的防御力和修复力或加重牙周组织的炎症反应和破坏。

  全身因素能影响牙周组织的健康或疾病,反之,牙周病也能影响全身健康或疾病。尽管自古以来有关牙周炎对系统病的作用早已有文字记载,但只是近些年来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们的大量研究才提供了科学证据,提示未经治疗的牙周炎可能影响全身健康,影响心血管病、糖尿病和妊娠。

  一、全身因素对牙周病的影响

  (一)遗传

  单纯遗传因素不会引起牙周疾病,但是宿主易感性是早发性和(或)重度牙周炎的主要决定因素之一,能影响和改变宿主对微生物的反应并决定疾病是否进展和严重程度。对早发性牙周炎患者家庭和成人牙周炎患者群体的研究显示,一些个体特定染色体的特异基因位点与牙周炎易感性增加有关。目前已识别出几种候选基因,如Fc(R、TNF、IL-1、VDR)等,这些基因的多态性增加了对感染的易感性。

  增加牙周炎危险的遗传性疾病有:周期性或持久性白细胞减少症(cyclic or permanent neutropenia)、白细胞粘附缺陷病(leukocyte adhesion deficiencies ,LAD)、Down 综合征(Down Syndrome)、掌跖角化-牙周破坏综合征(Papillon-Lefevre Syndrome )、Chediak-Higashi综合征等。这些疾病均具有PMN数目或功能异常,因而大大增加了牙周炎的易感性。

  (二)吞噬细胞数目减少或功能缺陷

  中性白细胞是维护牙周组织健康的至关重要的防御细胞,无论是量的减少如中性白细胞减少症(neutropenia)或粒细胞缺乏症(agranulocytosis),还是其功能(趋化或吞噬)的缺陷都与牙周组织的重度破坏有关。量的减少一般伴随全口牙牙周组织的破坏有关。量的减少一般伴随着全口牙牙周组织的破坏;质的缺陷可与局限性的破坏有关,只影象某些牙的牙周组织。

  (三)性激素

  内分泌功能紊乱对牙周病发生和发展的影响至关重要。许多研究表明,妊娠妇女的菌斑指数与妊娠前相比无明显改变,但牙龈炎症的发生率和严重性却增加,分娩后炎症可消减。同样,青春期少年牙龈炎的炎症程度加重而菌斑并无增加。牙龈炎症的加重可能是血液和龈沟液中激素浓度增高的结果。血浆雌激素和黄体酮水平增高有利于菌斑内的中间普氏菌繁殖,因而妊娠期牙龈炎症的加重可能是由于菌斑成分的改变,而不是菌斑量增加,青春期龈炎也可能存在类似的机理。

  (四)吸烟

  吸烟是人类许多疾病的一个重要病因,属于个人行为因素。许多横向和纵向研究均证实吸烟是牙周病尤其是重度牙周炎的高危因素,吸烟者较非吸烟者牙周炎的患病率高、病情重、失牙率和无牙率均高。吸烟增加了附着丧失和骨丧失的危险性,使牙周组织的破坏加重。与非吸烟者相比,轻度吸烟者发生严重牙槽骨丧失的危险系数比(odds ratio)为3.25,重度吸烟者达7.28。

  (五)有关的系统病

  1.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

  (1)糖尿病是牙周病的危险因素 以前虽然一直认为糖尿病患者较易发生牙周炎,但近年来才有科学的证据。四项共3524名(18岁以上)受试者的研究证实了糖尿病和牙周病的显著关系。目前公认糖尿病是牙周病的危险因素之一(Odds ratio 2.1-3.O)。

  (2)牙周病和糖尿病的双向关系 牙周病主要是革兰阴性厌氧茵感染的疾病,与糖尿病控制不良有关,使糖尿病的代谢控制复杂化。牙周感染介导的细胞因子的合成和分泌可扩增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dvanced glycation end productuon ,AGEs)介导的细胞因子反应量,反之亦然。这种组织破坏的双机制提示控制牙周感染是获得长期控制糖尿病的基本点。目前已有报告,患有牙周炎的糖尿病患者经牙周治疗后糖化血红素水平下降,糖尿病用药量减少。因而,控制糖尿病必须考虑控制牙周感染,有效地控制糖尿病患者的牙周感染将减少血清糖化终末产物。反之,糖尿病的控制也是取得牙周炎重要效果的重要前提。

  2.艾滋病(AIDS)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简称HIV)的牙周表现初次描述于1937年。最初引起注意的病损为HIV相关性龈炎(现称为线性龈红斑linear gingival erythema,LGE)和HIV相关性牙周炎(现称为坏死性溃疡性牙周炎necrotizing ulcerative periodontitis,NUP)。近年来已知LGE与口腔白色念珠菌感染有关。NUP的患病率低(5%)与突出的免疫抑制有关,若不治疗可能发展成坏死性口炎。发生在HIV阳性患者的慢性牙周炎进程要比未感染者快。

  3.骨质疏松症(osteoporosis)

  牙周炎和骨质疏松症有一些共同的危险因素,包括患病率随年龄增加而增长、吸烟、疾病影响和药物等。一些研究结果显示:正常人下颌骨骨质与脊柱和腕骨的骨量相关、骨质疏松者下颌骨密度低;闭经后妇女的牙数与骨钙、全身骨矿化密度、下颌骨(颏部)皮质的宽度有关。

  (六)精神压力(Stress)

  精神紧张(压力)是机体对感受到的精神压力或不幸事件的心理和生理反应。精神压力增加了激素(促肾上腺皮质激素、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及免疫介质(细胞因子、前列腺素)的释放。从而影响宿主防御系统的功能。早期有关精神压力与牙周病关系的研究集中在急性坏死性溃疡性龈炎(简称ANUG),如观察到大学生在考试期间ANUG的发病率比平时高,情绪是ANUG的易感因素。最近流行病学的调查发现,经济拮据所造成的精神压力与附着丧失和牙槽骨破坏的关系最明显,经济高度拮据伴情绪激动的重度牙周炎患者唾液中的考的松水平高于对照组。提示与经济拮据有关的精神压力是成人牙周炎的明显危险指征。

  二、牙周炎对全身健康的影响

  口腔内存在多种感染源,如各种炎症、脓肿、感染的囊肿等。一般公认感染的死髓牙、根尖周炎等的危害不如牙周炎大,这是因为牙周炎累及多个牙,感染的面积大。同时因患牙松动,咀嚼时将牙向根尖部压迫而将微生物及毒素挤压到血管和淋巴管中。严重牙周炎患者拔牙后暂时性菌血症的发生率为86%。这种在血流中的微生物不会出现任何临床症状,但菌血症对先天性心脏功能不全或风湿性心脏病患者来说可能成为亚急性心内膜炎的病因。近年来的研究已经表明,牙周病是一些系统疾病的危险因素,与全身健康有关。

  (一)心脑血管病

  专家们在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进行全身检查时发现,患者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口腔疾病,其中最常见的是牙周炎和牙周脓肿。口腔局部存在大量的致病菌,这些细菌可产生内毒素并侵入血液,引起凝血机制的改变和血小板的变性,还可直接刺激血管,导致小动脉痉挛。如果冠状动脉受累,发生收缩痉挛,再加上微小血栓的作用,就会引起急性心肌梗塞的发生。研究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惊人的发现,牙齿感染和牙周炎是动脉硬化和急性心肌梗死的独立危险因素。另外的结果表明,约8%的感染性心内膜炎与牙周病和牙病有关。

  一项对老年人的研究显示,茵斑指数和口腔卫生习惯(刷牙、用牙线和专业清洁牙的频率)与脑血管意外具有明显的关系。不能独立生活者若一年不能清洁一次牙,其发生脑血管意外的可能性是对照者4.76倍。

  (二)妊娠(母亲患慢性牙周病与早产低体重儿的关系)

  低体重儿(low birth weight ,LBW)的概念:出生体重低于2500克。孕期短和LBW是婴儿死亡的首要原因。许多研究证实,早产低体重儿与母亲患牙周炎有关。一些研究者在羊水和羊膜中检出口腔微生物,分离最多的一种菌是口腔常见的核梭形菌。来自口腔的暂时性菌血症通过血液传播和胎盘感染羊水。口腔机遇性致病菌和/或炎症产物可以通过血液对早产起作用。母亲牙周状况的生化检测和口腔微生物状况与LBW有关。

  (三)糖尿病(见前)

  (四) 消化道疾病

  幽门螺杆菌(Hp)是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等病的重要致病因子,而且与胃癌的发生密切相关。口腔可能是Hp的另一个聚集地,龈下菌斑中Hp的检出率显著高于龈上菌斑。一些学者发现用药物治疗根除胃内Hp后,口腔内的Hp仍然存在,提出口腔Hp可能是胃十二指肠Hp再感染和消化道疾病复发的危险因素。另外还发现,牙周炎患者菌斑Hp的检出率显著高于健康对照者,也明显高于胃炎组。牙周炎患者经基础治疗后牙周探诊深度明显下降,龈下菌斑Hp的检出率亦较治疗前显著下降,从而降低胃病发生的可能性。

  (五)呼吸系统病

  牙菌斑尤其是牙周炎患者的菌斑可能是呼吸道致病菌的寄居地。流行病学的调查显示,慢性呼吸道疾病患者的口腔卫生指数值明显高于无疾病者。多因素回归分析年龄、种族、性别、吸烟状况和口腔卫生指数等诸多因素,结果表明,口腔卫生差者慢性呼吸道疾病的发病率是口腔卫生良好者的1.3倍。另一项为期25年的纵向研究经多因素回归分析吸烟、牙槽骨高度、年龄、教育、饮酒等因素,发现牙槽骨吸收增多使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危险性增加。

更多》

图片推荐

更多》

视频推荐